當前位置:松語文學 > 穿越小說 >鄉艷連城最新章節 > 鄉艷連城TXT下載
錯誤舉報

正文 第四百章 假戲真做

  第四百章假戲真做

  400假戲真做

  這時,鄭秀芝憂心忡忡地說話了:“老許,美麗信上可是說了,關系到她的生死存亡哩!”

  許峻嶺長長吁了口氣:“這話,美麗在上封信里也說了。”

  鄭秀芝有些吃驚:“這事你你是不是一直沒和姜維峰他們說?”

  許峻嶺反問道:“我怎么說?說什么?美麗在哪里都還不知道!”

  鄭秀芝想了想:“不說也好,反正美麗落到專案組手上也沒什么好結果。”

  許峻嶺搖搖頭:“我看她在這幫所謂朋友手上更被動,她的生命沒保障,我也受牽制。”

  鄭秀芝又把那封信看了看,試探著問:“那么,老許,美麗信上的要求可以考慮嗎?”

  許峻嶺手一揮,勃然大怒道:“根本不能考慮!不能!我看許美麗這幫所謂的朋友是瘋了,搞政治訛詐搞到我頭上來了!老子就是拼著不要這個敗類女兒,也不能誣陷好人,更不能出賣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經過這場驚心動魄的,有一點我算弄明白了,那就是:在我們中國目前這種特有的國情條件下,真要做個無愧于人民,無愧于國家,無愧于自己政治良知的好干部實在是太難了!維峰這個同志這么公道正派,清清白白,竟也挨了許多明槍暗箭!如果真讓這樣的好同志倒下了,我看我們這個黨,我們這個國家也要倒下了,天理不容啊!”

  鄭秀芝一把拉住許峻嶺:“老許,你別這么沖動,還是冷靜一點,女兒畢竟是我們的女兒,怎么能不要呢?不行的話,就就把這封信交給姜維峰,讓他安排人手好好去查吧!”

  許峻嶺心緒十分煩躁:“別說了,你讓我再好好想想吧,我我會有辦法的!”

  次日早上,照例到軍事禁區內的獨秀峰爬山時,許峻嶺十分感慨,在綿延崎嶇的山道上和符和陽說:“這人哪,總有局限性啊,不管他職位多高,官當得多大,我看局限性都免不了。每當矛盾出現時,往往會站在自己的立場c自己的角度看問題,不大替別人著想。這一來,矛盾就勢必要激化,要變質,許多事情就會鬧得不可收拾。如果矛盾的雙方再有私心,再有各自的利益要求,問題就更嚴重了,甚至會演變成一場你死我活的同志之間的血戰啊。”

  符和陽有點莫名其妙,卻也不好往深處問,隨口應和道:“就是,就是!”

  許峻嶺在半山腰站住了,看著遠方城區的高樓大廈,問符和陽:“和陽,你說說看,如果七年前維峰同志不調離西陽,如果仍是我和維峰同志搭班子,西陽的情況又會怎么樣呢?”

  符和陽笑道:“許書記,如果是如果,現實是現實,假設是沒有什么意義的。”

  許峻嶺繼續向山上走,邊走邊說:“你這話我不大贊同,我看這種假設也有意義,假設就是一種總結和回顧嘛!人的聰明不在于犯不犯錯誤,而在于知道總結經驗教訓,不斷改正錯誤,不在同一條溝坎上栽倒。告訴你,和陽,如果時光能倒流,這七年能重來一回,我就不會向余基濤同志要什么絕對權力了,我會和維峰同志好好合作,也許西陽會搞得比現在更好,起碼不會鬧出這么嚴重的問題!看來這種絕對權力真不是什么好東西,害人害己啊!”

  符和陽明白了,開玩笑道:“許書記,這么說,你和姜維峰真要休戰了?”

  許峻嶺手一擺:“和陽啊,應該說這場戰爭本來就不該發生,是我一錯再錯啊!”

  符和陽不無討好地道:“姜維峰也有錯誤嘛,七年前就做得不對,后來這么耿耿于懷!”

  許峻嶺寬容地道:“這就是人的局限性嘛,維峰同志也是人嘛,調離西陽時又出了這么一場家破人亡的車禍,應該理解嘛!如果這種不幸的遭遇落到我身上,我的反應也許會比維峰同志還強烈哩。”

  略一停頓,又緩緩說道,“昨夜我吃了兩次安眠藥都沒睡著,老想著過去的事,現在是往好處想嘍!我和維峰合作時,也不光是吵架嘛,也有不少溫馨的時刻,后來維峰搞經濟的許多好思路,我都采納了嘛,西陽改革開放,維峰同志也功不可沒哩!”

  符和陽這才想了起來,匯報道:“哦,對了,許書記,你急著要的那個材料,我昨天晚上按你的要求又好好改了一稿,你指示的那些新內容全加上去了,你上班后是不是馬上審閱一下?如果沒什么問題了,請你簽個字,我安排機要秘書今天專程送省委。”

  許峻嶺明白,符和陽說的那份材料,就是他按余基濤和金華誠的要求,寫給省委的情況匯報,符和陽寫了三稿,內容很翔實。當年他的批示,新欣股票受賄案的案發經過和查處經過,包括他和市紀委書記的談話記錄全有,最重要的法律證據是陸冬山在一級半市場提前轉讓的四萬股股票,受讓人出據了證明材料,這些材料足以說明姜維峰的清白。

  說良心話,當年他不是不想搞垮姜維峰,為此,曾親自提審過送股票的那位總經理,向此人詢問:姜維峰是不是在他面前提出過買股票的事,哪怕是暗示?事實上沒有,那位總經理是實事求是的,交代得很清楚:要股票的只是姜維峰的秘書陸冬山,是陸冬山透露其中四萬股是姜維峰索要的。

  而恰恰又是陸冬山把這四萬股股票討要到手后在一級半市場上高價出手了,如果真是姜維峰索要的,陸冬山是不敢這樣處理的。現在想想都后怕,如果當時他再向前走一步,以非正常手段對那位總經理進一步逼供誘供,姜維峰可能在七年前就倒在他手下了,他的良心也將永生不得安寧。

  從獨秀峰下來,回到市委辦公室,許峻嶺把情況匯報又認真看了一遍,鄭重地簽了字。

  符和陽拿了材料正要走,許峻嶺吩咐說:“哦,對了,馬上給我把唐育友叫來!”

  等唐育友時,許峻嶺把許美麗的那封信又看了一遍。唐育友一進門,許峻嶺便陰著臉將那封信交給了唐育友,說:“老唐,你看看,又來了一封信,都是怎么回事啊?就沒線索?”

  唐育友看了看信,很認真地問:“許書記,這封信又是哪天收到的?”

  許峻嶺道:“四天前,塞到我辦公室來了,我這幾天事太多,剛看到。這幫朋友能把信塞到我辦公室,說明什么問題?說明他們能量不小,連市委都不安全了!你說怎么辦吧?!”

  唐育友思索了一下:“許書記,你提醒得對,問題是很嚴重,不行就立案公開查吧!”

  許峻嶺注視著唐育友:“立案公開查?唐育友,如果想立案公開查,我還一次次找你干什么?你不口口聲聲是我的人嗎?我讓你辦這點小事都辦不了?是不想辦還是不愿辦?是不是以為我要下臺了,想換個靠山了?我明白告訴你:就算我要下臺,也會在下臺前想法撤了你!”

  唐育友苦起了臉:“許書記,您您可千萬別誤會啊”

  許峻嶺臉上現出了無奈:“誤會什么?樹倒猢猻散嘛,姜維峰盯著我不放,斯紅雨又在興風作浪,都在把我往下臺的路上逼嘛!老唐,你還是私下里查,抓緊時間查!我估計可能與美麗和郭建設過去那些朋友有關,比如董氏集團的董宏偉,美麗會不會被董宏偉藏起來了?”

  唐育友不為所動,很認真地分析說:“許書記,我看這不太可能。郭建設出事前,董宏偉就往后縮了,郭建設的許多活動請他他都不參加,他怎么敢在案發后把美麗藏起來呢?”

  許峻嶺堅持道:“董宏偉那里,你最好給我去看看,如果真在董宏偉那里,我就放心了。可以告訴董宏偉:美麗信中說的那些情況,我心里都有數,該怎么做我自會怎么做,但是,不是別人要我怎么做!我許峻嶺現在還是西陽市委書記,還用不著誰來指教我如何如何!”

  唐育友應道:“好,好,那就這么辦!”話一出口,卻發現哪里不對頭,馬上往回縮,“可這話能和董總說么?許書記,我們畢竟沒有證據證明美麗在董總那里啊”

  許峻嶺桌子一拍,發起了脾氣:“老唐,你當真要我派人查抄董氏集團嗎?!”

  唐育友怔了一下,不敢做聲了。

  許峻嶺口氣緩和了一些,近乎親切:“你老唐也給我策略一點,不要這么直白嘛!董總真把美麗保護起來,也是出于好意嘛!最好盡快安排個機會,讓我和美麗見個面,拖了這么長時間了,我也著急啊!再說,郭建設問題又那么嚴重,美麗落到姜維峰手上,麻煩就太大了!”

  唐育友不愧是干公安的,許峻嶺話說到這種程度,仍是不動聲色:“許書記,那我就試著和董宏偉談談看吧。不過,可能要晚兩天,這幾天董宏偉挺忙,一直在陪北京一幫客人。”

  松語文學免費小說閱讀_www.16sy.com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