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松語文學 > 都市言情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醫最新章節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醫TXT下載
錯誤舉報

時空門之天降小師妹 第一百七七章 下馬威

  最快更新男神撩妻:魔眼小神醫最新章節!

  小蘿莉跟著繡工師傅們學刺繡術可認真了,每天早晨準時報道,下午則休息,如此繡工師傅有時間養護眼睛,她也可以回觀瀾閣做靈食或處理藥植。

  小仙子跟著諸師娘子學刺繡,其他繡工師傅帶著徒兒或丫頭栽衣刺繡,她們栽制的衣裳都是為小仙子量體定做,各種各樣的式樣。

  諸師娘子教學教得特別輕松,比以往教任何一個徒兒都要輕松百倍,小仙子天資聰明,哪怕沒有刺繡基礎,不管多難的刺繡技法一教就會,而且過目不忘,教她針法只需演示一遍,從沒有要教要說第二遍的地方。

  別人學一種繡技針法,三個月下來能熟練掌握算天才,小仙子一天學會一種刺繡針法,三天熟練掌握二種刺繡針法。

  樂同學只用七天功夫將諸師娘子擅長的刺繡針法學會,繡了一塊手帕當謝師禮,圓滿出師!

  從諸師娘子那里學成出師,轉而改跟另一位繡娘學另外的刺繡技能,比如什么羽繡、流云繡、曲水繡、回紋繡、星紋繡……

  在樂小同學認真學刺繡術時,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轉眼到了九月下旬末,在九月最后一天,蒼月帝國的慕帝君與談判使團終于風塵仆仆的趕至明月國都城。

  慕帝君與談判使者由修士護送,到達明月帝都都城西城門不遠才停,改而由護衛用步輦抬著帝君。

  一撥人共三十人,當達城門不遠被明月國的守城衛認出蒼月國的護衛服和步輦上的族微,立即派人向帝君傳報,同時守城門衛小頭領一聲吆喝,幾十個城衛齊刷刷的組陣以待。

  守城衛們看著越來越近的蒼月國步輦和人員,眼珠子都快赤紅,盾牌豎前,手中的長槍朝外,殺氣騰騰的盯著一行人。

  蒼月國一次一次的犯境,給明月國帶來了太多的災禍,明月國有血性的男兒對蒼月國積攢了一肚子的仇恨,哪怕是在國都的守城衛對蒼月國,尤其是對慕氏,仇恨不比在邊城的將士們少。

  看到蒼月國服飾,再聯想到八月份上頭就傳令說蒼月國慕帝君帶使臣將來明月國帝國談判,讓他們留意,守城衛看到精致奢侈的步輦就知是慕氏帝君和使臣,誰也沒給面子,仇視!

  蒼月使臣們感覺到了明月國城衛的殺氣,惱羞成怒,卻敢怒不敢斥責,更不敢動手,他們若敢動手教訓明月國的城衛,明月國一定會借機將他們扣留,或者趁機將他們斬殺。

  蒼月使臣們心里憋屈,距城門十來丈即讓步輦停,派出擅長外交的使臣前去與城衛打交道。

  明月國的守城衛不行禮,不撤武器,冷梆梆的回:“將國拿來,你們等著,我等先去宮中報與帝君與文武百官。”

  竟然將他們攔在城外不許進城?使臣氣得頭頂快冒煙,暗中狠狠的給了守城衛幾個眼刀子,不甘不愿的將國遞上去。

  守城衛頭目將國交給一位鎧甲衛兵讓他送往皇宮呈報,他帶人繼續守著城門,以國君未有旨意為名,堅決不讓蒼月使臣們進城。

  蒼月使臣們抵達明月國都城外已過了午,九月末的太陽雖然不厲害,然而,一群人站太陽底下時間長了同樣會熱。

  而且,正值秋收季,城內很多農人出城秋收,人流來來往往,哪怕是平民百姓,看到蒼月國一行人執的節認出是什么人,就算沒破口大罵或者丟菜葉之類的,也沒給好顏色。

  守城衛拿著國騎快馬送往城中,中途轉交修士,修士將國送至皇宮外朝的議事殿。

  明月國君們得報蒼月慕帝君與使臣們抵國都,已經平靜得心中毫無波瀾,君臣們輪流看過國,差了負責接待外國使臣的一位姓不的官員去接待,至于帝君與重臣,他們為什么要給慕帝君臉?

  接待使臣的朝臣從宮中出發,待他晃到西城門外已經是慕帝君等人抵達城門的二個時辰后。

  站在太陽底下的蒼月國使臣們愣是以天為傘以地為板凳的苦等二個時辰,人都被明月國給的無聲下馬威整得沒了脾氣。

  明月國接待外使的不姓朝臣騎著馬,帶著兩位隨從晃出西城,看到的就是臉色黑如鍋底的蒼月使臣們,他完全無視了使臣們的臉色,慢條斯理的催馬走到距使臣不遠的地方,連馬都沒下,隨意的拱拱手:“本大臣奉帝君之令來迎接蒼月國使臣,諸位請隨本大臣入城吧。”

  接待大臣的語氣與行動一樣輕慢隨意,蒼月國使臣氣得跳起來,正想開罵,猛的感覺到了死亡凝視般的冷意,發現正是明月國接待大臣盯著自己,當時心中涌起一陣寒意。

  “蒼月使臣是不是終于感覺本大臣待人接物的方式很熟悉?”騎大駿馬背上的朝官眉眼清冷的盯著蒼月使臣團,唇角勾出嘰笑。

  蒼月使們臉色漲得通紅,他們想起來了,當年,他們就是這樣對待那些弱小的外國使團的,每當比蒼月國國力弱的使臣們朝拜蒼月或者與蒼月國談判,蒼月國接待外國使者的官員都是一臉輕慢。

  想到曾經自己國家大臣們在很多外國使團面前一副眼高于頂的模樣,再對比眼下,這就是現世報。

  蒼月使臣們沉默。

  “怎么,蒼月使臣們還不愿高抬貴腳,還等著我們帝君派百人抬的帝輦來迎接?”不朝臣冷眼睨視蒼月使臣們:“明月帝國有百人抬的帝輦,只是,你們有臉坐嗎?”

  不大人的隨從一臉鄙視:“小仙子和玉嵐宗的仙人們駕臨明月皇宮都沒坐百人帝輦,蒼月國的使臣算哪根蔥?”

  慕帝君聽蒼月國人提及樂小仙子和玉嵐宗,只覺心口的氣血又快壓不住了,狠狠的暗吸口氣,沉聲道:“有勞明月國使臣相迎,請帶路。”

  不大人嘴里淡淡的說了一聲“請進城”,掉轉馬頭就走,絲毫不管蒼月使臣們跟不跟來。

  守城衛們讓開城門大道。

  慕帝君一口老血又梗在心里,一張臉烏沉沉的。

  蒼月國的使臣們待護衛抬起帝君步輦,簇擁著輦隨在明月國的接待大臣后頭進城,前方的人不說去哪,誰也沒再撞上去找沒臉。

  不姓朝官騎著馬得的得的在前,徑自將蒼月使團送到接待外使的驛館,沒安排住什么豪華貴客院,安排在中等國家規格的院落,交待驛館人員以什么品級接等,頭也不回的走了。

  對于明月國故意的怠慢,慕帝君和使臣們生受了,安置妥當,趁著離天黑還有段時間,派人出去打探消息。

  蒼月國的護衛們沒敢再穿本國服飾,換上大陸常見的乍袖服,出了驛館,走上明月國帝都大街購物,重點打探消息。

  外出打探消息的人轉一圈,在天黑前趕回驛館向帝君匯報,慕帝君聽到護衛打探來的消息,臉色慘白:“你們說樂小仙子為明月國設陣重聚國運?樂小仙子和玉嵐宗弟子還在明月國國都?”

  探聽消息的護衛垂著頭:“大街上的人是那么說的,聽說,小仙子……在皇家園林小住。”

  慕帝君只覺心口一抽一抽的疼,那種痛像要錐穿心臟似的,北庭氏走了什么運,竟然令那位一而再的庇護蒼月?

  他心里嫉恨,卻也只能暗中嫉恨,皇姐被驅出玉嵐宗,父皇魂體也沒了,走到這一步,慕氏無人可依。

  蒼月的幾個朝臣們垂著頭,臉色難堪至極。

  慕帝君讓護衛退下去,癱坐著半晌都動不了,當驛館送來晚膳,他與使臣們裝作鎮定的用膳,晚上卻一夜難眠,想著見到明月君臣們是該怎么談判才能最大限度的保住蒼月國不被滅國。

  然而,他們想多了,第二天,明月國帝君并沒有見他們,甚至不見有大臣到驛館露面。

  再第二天,仍然沒人搭理。

  第三天,第四天,第……

  慕帝君與使臣們數次想自己去明月國皇宮找北庭氏談判,最終還得忍著,直到第六天,不姓大臣與幾位朝官進驛館與蒼月慕帝君會晤。

  明月國如此輕視自己,慕帝君氣得心都擰成了團,見到明月國的朝臣,青鐵著臉質問:“孤親自來明月國和談,你們帝君拒而不見,這就是你們明月國待客的態度?”

  明月國朝臣對蒼月帝君的怒氣有視無睹:“咦,慕帝君這話說得令人費解,蒼月幾百年來不斷挑起戰爭,奪我明月國國土,殺我明月國子民,這次蒼月皇族以丹毒毒殺明月帝國上億百姓,吾國帝君仍能遵守兩國相爭不斬來使的原則就是對慕帝君最大的寬容,慕帝君還想怎么樣?”

  “實話說吧,我們帝君和朝臣們忙著呢,哪有空理你們,莫說沒空,就是有空也不見你們,你們哪來哪回,至于和談,呵呵……”

  明月國朝臣不掩飾對蒼月皇族的憎惡,將國擲給蒼月使臣:“蒼月連國庫與糧倉都空了,還來和談,你們拿什么來談?自己沒睡醒,以為人人都跟你們一樣沒睡醒啊,我們帝君說了,等你們籌備的東西將你們的國庫填滿再談。”松語文學www.eqqgem.live免費小說閱讀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