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松語文學 > 玄幻魔法 >穿越小道主最新章節 > 穿越小道主TXT下載
錯誤舉報

第64章 初戰

  ,最快更新穿越小道主最新章節!

  “原來是儒教的弟子,很好,看到那邊高臺周圍的弟子了么?”白胡老者指了指冥域通道的方向。

  “因為有一個新的冥域通道在北洲行成,空間能量的波動也引起了這邊通道產生反應,封印有所松動,四散的空間能量彌漫在通道周圍,行成一個獨立的區域,因為散出的空間能量極為稀薄,所以剛好可以讓你們這些年輕人去感悟,這對你們以后的悟道有很大的好處。”白胡老者緩緩說道。

  韓紛聽后當然眼紅,他看向白胡老者,等著他的后言。

  “按道理說這個空間通道不屬于任何一方勢力,誰都可以去參悟,但由于區域空間有限,所以只能讓更有天賦的少年去參悟。”白胡老者一邊往冥域通道走去,一邊說著,韓紛緊緊跟在后面。

  “由于空間能量是一種高階能量,所以你們五境之下的修士接觸會產生一些不良的反應,空間能量本不具有攻擊性,但它的特性會導致你們的心性受到影響,心性較弱之人,甚至有可能直接癡呆,距離越近,空間能力就越濃郁,好處越多,相應的,難度也越大。”白胡老者解釋道。

  “你可以挑選最外圍的少年進行挑戰,勝利后方可代替他。”白胡老者下了最后的定論。

  另一個老者也出現在韓紛身邊。

  “北洲儒教的天才弟子,是中洲那位韓君領進門的。”白胡老者給另外一位解釋道。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他們的參悟時間到了一個時辰,你可以任意挑選一個進行挑戰。”老者點點頭,指了三個坐在最外圍的少年。

  為了避免剛進去就接到挑戰這種事情發生,所以規定了只要踏入空間區域的弟子,就能最短獲得一個時辰的參悟時間。

  韓紛無意間轉了轉頭,發現在高臺的另一個方向,也就是和他來的方向相對的不遠處,搭起了很多帳篷,周圍聚集了大概有三百多人的樣子,之前因為冥域通道的阻擋,韓紛并沒有看到。

  “那些人,都是來此地參悟的?”韓紛弱弱問了一句。

  “是的,三教弟子會有優先權,其中天賦好的弟子更吃香。”白胡老者捋了捋胡子,笑道。

  韓紛暗暗咋舌,有點背景真的是好處多多啊。

  韓紛看了看之前老者指出的三位少年,這一刻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如果自己真的代替了他,那不就證明他沒有機會了嗎?

  老者似乎是看出了韓紛的猶豫,冷哼一聲道:“你不上,那些人會搶著上來挑戰,沒實力的,就不配留下來。”

  韓紛被老者一說這才想通,即使自己不挑戰,那邊還有三百多人上來挑戰,在修行界,真的不像上一世那般和平友好,你不強大,就會被淘汰,如果你很弱,那可能就不只是被淘汰這么簡單。

  神識無法滲透進去,也看不出三人的修為高低,韓紛只好隨便指了一個灰衣少年。

  老者閃身到那少年面前,手掌彌漫一股奇異的能量,按在了少年的天靈蓋上。

  “這是一種很稀有的術法,叫止悟,只有一些較大的宗門里長老及以上的人才能修行,這種術法的作用就是可以打斷修士的參悟而不會對他造成任何拍傷害,但壞的結果是如果對方真的有所領悟,一下子被打斷,那就真的和機緣的失之交臂了。”白胡老者解釋著。

  少年緩緩睜開眼睛,緊接著是滿臉的怨恨轉頭看向外邊。

  那位少年快步走出空間區域,視線和韓紛對上,他能很清楚地察覺到少年身上散發的明顯殺氣,這讓韓紛一時間有些恍惚。

  “準備好了嗎?”白胡老者閃身后退,掐訣打出一個透明的光罩把二人蓋在里面。

  少年二話不說俯身前沖,右手從錦囊中取出一把短匕。韓紛感應一下,少年是三境初段的修為,和他同境界。

  韓紛眼神一凝,少年這是下定了決心要殺他。

  靈氣彌漫在少年雙腿和雙臂的位置,短匕刃尖直指韓紛喉嚨,韓紛有些想笑,究竟是怎樣的恨,才能讓他如此憤怒,以至于連一點術法都不用,就這么直接沖上來,一心只想殺了韓紛。

  相對來說韓紛的心態就更加平和,他側身閃開少年的攻擊,少年一擊未中,腰間發力,右臂劃出一道圓弧,把刺的力道轉換成橫掃,舊力加新力一起,力道更加迅猛,韓紛拔出背上的寒芒橫劍抵擋,兵器相撞的聲音連綿不絕。

  韓紛也想知道,他這個北洲的天才和東洲的大宗門弟子相比起來,究竟孰強孰弱。

  十幾輪攻勢下來,兩人依舊是毫發無損,少年舔了舔嘴唇。

  “這樣才有意思,接下來要認真一點了。”只見靈氣灌入匕首,匕首的刃身亮起金色的光芒。

  韓紛終于嘗到了自己執意練劍帶來的后果,因為文字力量和武器并不兼容,所以韓紛只能依靠寒芒本身的良好材質和力道去抵擋,灌注了靈氣的匕首攻擊要比之前強過數倍,每一次抵擋都讓韓紛虎口發麻,整條右臂隱隱發痛,再這樣下去,少年光憑力道,就能把自己打廢。

  借著少年一次攻擊的力道,韓紛閃身后退,拉開一段距離,他開始思考自己的對敵手段。

  他現在已經修煉成了“御”字真言,防守的手段是有的,移動和跑路也有九行天下和咫尺天涯,稍稍進攻沒有什么拿手的東西,以前是憑借技巧和劍法取得優勢,可修士之間的戰斗,又怎么可能只是兵器之間的對拼?

  劍修會被歸到道教里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哪一種修士都適合用劍。

  韓紛現在才明白自己之前的做法有多可笑,但他并不覺得后悔,這條路未必走不通,只是在悟道之前,坎坷而又艱難罷了。

  他活動了下右臂,寒芒收劍入鞘,雙手掐訣,少年一看,眼神一凝。

  “原來是儒教的弟子,那么,之前,你是在耍我嘍?”少年催動靈氣,匕首的運動軌跡中劃出一道道幻影,幾道銳利的刃氣飛快射出。

  一個“御”字在韓紛手中顯現,他周圍出現一道光罩,刃氣打到光罩之上,如同石子入海,只是起了些波瀾。

  少年收起匕首,雙手掐訣,張口吐出什么東西,一道紅色的光芒驟然沖向韓紛,空氣被拉出一條紅色的軌跡。

  紅色光芒撞到光罩之上,現出原形,原來是一把紅色的小劍,劍身渾然天成,應該就是少年的本命劍了,只是劇烈地抖動一下,韓紛減少了維持“御”字真言的文字力量輸出,他之前還有些拿捏不準,現在看來,不過如此。

  韓紛左手虛脫“御”字,維持光罩,右手拔劍發動九行天下沖了上去。

  少年又怎么跟的上韓紛的速度,雖然少年想要殺了韓紛,但事情并沒有發生,韓紛也就有些下不去手,他只是給少年身上留下幾道傷痕。

  “比試結束,你可以進去了。”白胡老者撤掉光罩,對著韓紛說道。

  “為什么不殺我?”少年問道。

  韓紛停下腳步,轉身來了少年一眼,輕聲道:“我不太喜歡殺人,也許是因為我覺得一條命很重要吧,畢竟每個人來這世間只有這么一遭。”

  說罷,韓紛進去空間區域。

  少年張了張嘴,卻什么都說不出口,他朝著白胡老者行了禮,轉身離開。

  松語文學www.16sy.coM免費小說閱讀
东十一选五走势图